云启资本陈昱:两个因素决定了智能机器人的赛道潜力

  


继移动互联网热潮之后,人工智能被视为下一代工业革命。近期,人工智能和智能硬件逐渐成为资本的新宠,受到资本方的关注。云启资本执行董事陈昱近日接受了新京报寻找中国创客记者的专访,分享了他对这一领域的看法和见解,这也是他首次以投资人身份接受媒体采访。


陈昱目前主要关注云计算、大数据和人工智能领域,在他看来,从人口因素和技术因素两个维度来考察,智能机器人领域将成为AI技术应用领域中最先跑出来的一条赛道。如果你有这方面的见解或者创业想法想和陈昱沟通,欢迎和他联系:yuc@yunqi.vc~


“中国人口老龄化和劳动力成本上扬是机器人应用的驱动因素,而人工智能的发展和高质量传感器价格的下降使机器人普及成为了可能。”


第三方机构数据也印证了上述观点,根据易观分析数据,中国的智能硬件市场规模在2016年达到3315亿元人民币,预计2017年将达到3999亿元,同比增长20.63%。同时,中国智能工业正处于探索时期,随着智能工业形成规模性增长,预计在2019年智能硬件市场规模将达到5411.9亿元。


低调是技术型投资人或创业者的共同特点,以下是陈昱对于智能硬件领域的一些思考,enjoy:


“智能硬件公司,你只有一次开枪机会”


寻找中国创客:在智能革命时代,你看好哪些赛道未来的发展?

陈昱:我看好智能机器人和云计算。这里的智能机器人泛指包括服务机器人、工业机器人、无人机、无人驾驶等。云计算中的公有云格局已定,但私有云和行业云还是存在着很多机会。


寻找中国创客:云启投了很多智能机器人公司,你们更看好哪些应用方向?

陈昱:在智能硬件领域,我们看好带有移动性的机器人。我们把无人机、无人驾驶、外卖机器人等等统称为广义上的机器人,在这个领域看好“动能+智能”的机器人。


目前,云启资本已经投资了包括室内服务机器人、外卖机器人、安防无人机和L4无人驾驶的四家公司,并且我们也在密切关注电池、传感器等和机器人相关的核心技术。


寻找中国创客:为什么看好这个领域?

陈昱:看好机器人这个领域是因为我们观察到一个趋势,和日本相类似,中国未来将慢慢步入人口老龄化。中国的劳动力的供给在减少,劳动力的工资在上涨,中国人工老龄化的趋势实际上是相对明显的。能替代简单重复工作的机器人就会发挥其价值,解决中国劳动力短缺的问题。


另外一方面,智能硬件传感器等零部件的质量越来越好、价格也越来越低以及机器学习和智能化为智能硬件的发展提供了客观因素。在人口因素和技术因素的两个技术上,我们认为机器人领域会有一定的发展。


寻找中国创客:你怎么看这个智能机器人领域的投资现状?

陈昱:对于智能硬件领域的早期投资来说,你只有一次开枪机会。优秀的智能硬件公司往往如果这轮不投资,下一轮的估值会变的很高难以进入。


智能硬件或者是其他的技术比较前沿的公司,一旦技术的壁垒被攻破、突破了技术难题,估值就会增长的非常快。例如云启去年投的一家数据公司,投资后是2500万美元的投后估值,今年年初就已经是1亿美元的故事,中间的时间很短。


话说回来,智能硬件领域的早期投资对投资人来说也会有一些巨大挑战。


首先,在早期,创业公司的技术产品可能还没有完全开发出来,这时投资人需要在技术上去判断会比较麻烦。这时就需要投资人有深厚的行业积累去区别和分辨。我个人的方法是,让团队提供一些技术的指标去横向对比;通过阅读开源软件的代码去看技术团队的水平等等。以上这些都有助于投资人去了解、分析和判断一家技术型公司。其次,创业公司选择的技术是不是有前瞻性,落地的可能性和商业价值,也需要投资人对技术有一定的敏感度。


CEO的格局决定一家公司能走多远



寻找中国创客:你做技术出身,还有创业的工作经历,是什么让你转型成为投资人?

陈昱:早期我在谷歌工作了五年,负责个性化搜索和展示广告的开发工作,后来去了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攻读MBA学位,并有幸在两家顶尖投资机构IDG资本和中信产业基金实习。就是在那时,遇到了当时还是IDG资本合伙人的毛丞宇,为后来加入云启资本埋下了伏笔。


投资这件事,能够让我真切的体会到商业是怎样运作的,然后也能够接触很多新的东西,这些对于我来说都是非常有魅力的。我一直想通过技术改变世界。作为技术投资人,我希望能通过投资一批优秀的技术性创业公司去影响这个世界。


寻找中国创客:创业者的经历给投资带来什么样的价值?

陈昱:在创业公司工作也教会我几件事情。一个是,你如何用最少的资源做最多的事情。另一个就是,知道人的因素在早期创业、甚至是中后期创业都尤为重要。所以当成为投资人的时候,我也会关注这些点。


寻找中国创客:所以你在投资过程中的项目筛选标准是怎样的?

陈昱:第一,公司的技术在其所在领域处于领先水平。但它不一定是这个领域最厉害的,因为过了一定的水平线,其商业运作能力会更为重要。在此基础之上,我看的更多的是商业上的运作。


第二,团队要有好的商业能力。技术背景的创始人往往欠缺商业能力,他们往往不知道怎么把好的技术转化为符合市场需求的产品,并将产品推销出去。如果一个团队同时具备技术和商业能力,项目跑起来就会特别快。


第三,团队里的CEO特别重要。因为团队里的所有人都可以换,就是CEO不可以更换,CEO的格局影响着这家公司能够走多远。


寻找中国创客:你期待创业公司的创始人有什么样的品质?

陈昱:格局高、有韧性、技术好是技术型创业公司CEO应具有的品质。格局决定了公司能做多大,韧性能让CEO在公司遇到困难的时候带领团队走出低谷,而技术好能让CEO把握正确的技术方向和吸引最棒的技术团队与其并肩作战。


除了技术能力,商业能力和创始团队同样重要



寻找中国创客:投资的时候是否还有其他因素考虑在内?

陈昱:在投资的时候我还会考虑投资标的和基金已投公司之间的协同效应。它们最好是上下游关系、拥有共同的客户、或者产品互补。所以我们看准一个领域,便会在这个领域上投资数家企业。军团作战比单兵作战更有效。


寻找中国创客:你投的很多公司,核心团队或者是创始人都是谷歌出身,你怎么看这件事?

陈昱:谷歌被比喻成“技术行业的黄埔军校”是有一定的原因的,它非常开源并且鼓励创新。


谷歌是一家非常有趣的公司,它十分鼓励创新,员工可以利用20%时间去实现自己的想法。很多想法最终成为公司产品(如Gmail)或接受投资成为独立的创业公司(如Pokemon Go背后的Niantic)。


谷歌有自己的一个Google校友网络,里面可以看到谷歌的前同事和他们正在做的事情。所以可能由于同样出自于谷歌,我能够比其他机构早一些接触到谷歌员工的早期技术型项目。


寻找中国创客:在投资者件事上是否交过学费?

陈昱:早期投资的时候,我非常喜欢去投一些技术非常领先的公司,在这个时候,我忽略了一些问题,比如说CEO和CTO貌合神离,或者是团队虽然技术过硬但是不是特别的擅长商业化。


曾经投资过一家领先的大数据公司,这家公司的技术属于世界领先水平,其技术应用面也很广。在接触公司的时候,我们发现两个问题:第一,团队商业化能力偏弱;第二,两个创始人职责不分明,且股份比例一样。当时我觉得风险可控,并且因为十分喜欢公司的技术,所以还是投资了这家公司。我想其他投资人可能也抱有类似的想法,公司投资人列表可谓是星光闪耀,BAT三家里的两家也参与了投资。

 

这家公司虽然融资比较顺利,但商业化不如预期的好,团队之间也因此产生隔阂,最终导致两个创始人中的一个离开了公司。发生这件事情以后,我在评估项目的时候更注重商业能力和创始团队的考察,而不会单凭技术水平来做决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