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启资本创始合伙人毛丞宇:科学家创业怎么投?

  


2017年4月12-14日,由投中信息主办、投中网协办的第十一届中国投资年会·年度峰会在上海金茂君悦酒店举办。本次会议主题为“投资进化论”,来自国内外上百家私募股权机构汇聚一堂,就未来私募股权行业的发展进行讨论。

 

在“人工智能浪潮正在到来”论坛上,将门创投创始合伙人/CEO高欣欣、高捷资本合伙人刘龙云、华创资本合伙人熊伟铭、首泰金信投资合伙人俞黎、云启资本创始合伙人毛丞宇、雲九资本董事总经理邱谆、晨兴资本合伙人袁野就这一话题展开了热烈的谈论,以下为云启资本创始合伙人毛丞宇的观点汇总:


人工智能与技术相结合 产生了全新的应用场景

 

将门创投高欣欣:人工智能是一个发展中的技术,但是技术永远是手段、是工具,更重要是技术如何落地于行业,如何落地于应用,您是如何看待人工智能在行业领域里面落地的路径呢?您是有哪些行业具体的场景特别关注呢?

 

毛丞宇:人工智能从应用角度来说,像机器人、自动驾驶这方面技术含量、技术重要性占得更加重要,如果深度学习这两年没有突破的话,像自动驾驶、机器人很多商业机会可能就不存在,或者一些投资标的就没有。像这方面,我们也有进行一些布局,机器人我们更看重商业机器人,家庭机器人成熟度可能低一点,趋势来得可能相对更晚一些。包括像自动驾驶,我们也正在看一些标的,相对来说这和人工智能相关度更高一点,是人工智能和其它各个行业的应用,这是我们更加关注的。

 

我们投的一些公司中,有本来做移动广告的,现在和人工智能结合以后,可以做更加好的匹配和推介。我们投了一家公司叫酷加乐,它本来在家装行业做实景效果图3D渲染生成,本来一个设计师要一天才能生成渲染图,他们用家装效果图十几分钟就能出一个效果图。前不久跟他们一起开董事会,他们说现在人工智能这么热,我们也是人工智能公司了,我很好奇,我说你们人工智能在哪些方面进行应用,他就举了几个例子,一个是我们设计师在我们平台上面每天生成的渲染图有30万张,以前我们要从这么多渲染图里面找出渲染不错作为好的产品推介给用户,我们有10个人工编辑进行编辑,每天差不多能看1万张图,挑出几百张图推荐给用户,现在我们搭了一个团队做深度学习以后,每天把30万张图都能看一遍,从中挑出用户喜欢的图推荐给用户,进行小规模的测试,有了反馈以后把这个规模扩大,然后再继续推进。这方面效率提高很多。

 

第二,以前一个用户说拿一个家具进来,这个家具想找同款,你需要人工为它服务,现在有了深度学习以后,就能系统化为这张照片识别以后,为它找到同款产品。有了人工智能进行了结合以后,他们效率更高了,在这方面门槛更高了,用户体验也更好了。从我们角度来说,很看中这样的团队,他们本身有一定技术基因,同时在一个行业里面占领一定的制高点,他们有数据、有应用场景,同时他们懂得去搭建一个AI方面的团队,把这些技术做很好的结合,能够在一个垂直的行业里面做得更好,让用户体验更好,从而把这个效率提得更高,这是我们比较看中的。


科学家创业怎么投?

 

将门创投高欣欣:在人工智能领域出现好多科学家创业,但是科学家创业在技术上特别精专,但是人有所长,必有所短,如果他不是一个特别强的科学家,但是他特别理解行业,您如何看待?

 

毛丞宇:科学家创业到底怎么投,我觉得是一个很难的抉择。以我们这么多年投互联网,半导体芯片的经验,确实我们一直在讲,至少在中国的环境里面,肯定会强调要投商业背景强一点的,或者说更接地气,或者运营能力更强一点的团队。因为相对中国,美国有些时候相对来说有更纯粹的运营的环境,一个比较单纯的科学家或者技术很强的一个人,甚至于说大学毕业,像扎克伯格,在那个环境也能成长起来。在国内,如果人工智能在企业互联网,都是要对企业进行销售等,在这样一个环境里面,国内环境还是相对来说更加复杂。如果是一个相对比较单纯,或者说这方面差一点,走出来的坑肯定很多。

 

包括我昨天中午挖一个很高的高管出来,他说如果看消费者Internet,像我这样带几个人就够了,他说做产业互联网,只有我这样一个人就不够,至少要有很多年经验的人,双方结合起来,才能在某一个大的产业上做一番作为出来。后来我们内部也开玩笑,现在又来了一个人工智能,以后看团队,因为我们是投2B比较多,我们以前看的团队也是希望又有产业背景,同时又有互联网的基因,所以来了一个人工智能,变成产业懂互联网,还要懂人工智能。可能在一个产业里面已经呆过的,有经验的科学家,至少懂得一个企业是怎么运营的,而不仅仅是一个学校里面或者中科院出来。

 

第二,美国和中国又有一些差别,美国那里科学家研究方向可能跟产业结合更紧密一点,可能更多是说论文导向,或者其他导向更加多一点,跟真正实际行业脱节脱得比较多。如果说中科院,或者某高校的教授要创业,我们一般都是比较怕的。甚至还会问,你是已经辞掉了,还是兼职的,如果是兼职我们坚决不碰,一会儿又回到体制内,一会儿又在体制外,我们更加怕。如果你很坚决出来,同时又已经有过一些行业经验,那还是可以考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