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商用机器人6年多,他都收获了这些

  

可以肯定的是,2016终将是机器人界不平凡的一年,人类终将不会阻止智慧与科技的进步。人工智能(AI)的发展让机器人学会思考,高性能伺服电机、高精密减速器、高精度传感器等关键部件的发展让机器人更灵活。


上海擎朗科技成立于2010年,主要做商用服务机器人, 6年机器人开发经验积累,团队已完成机器人系统或关键技术的开发,并在市场上实际销售两千多台各种智能机器人,其中服务机器人一百多台,积累了丰富的研发经验。


今天的这篇文章整理自云启资本被投企业擎朗科技创始人李通在11月20日云启机器人创业BBQ上的分享,李通分享了机器人行业的创业机会以及创业中遇到的一些问题和解决办法。enjoy:


擎朗在做什么


首先,我们做室内无人驾驶。无人驾驶在室外的环境不确定性远远高于室内,相对而言我们选择了一个相对规范的场景,商业化成熟度更高。其次,我们做L4级别的室内无人驾驶。无人驾驶的级别划分从L1到L5,谷歌全自动无人驾驶属于L4/L5,扫地机器人可以做L2,而作为商用级别要求比较高,因为它是不允许失败的,否则客户很快就会离开。最后,我们做低成本的L4级别的室内无人驾驶。


谷歌的无人驾驶很难商业化,除了技术因素,很重要的就是成本因素。我们希望做的服务机器人能够规模化,因此必须控制成本。服务机器人和工业机器人不同,一个工业机械臂的效率可能替代10个人,带来的价值让工厂允许十倍价格空间,但服务机器人不能做到代替大量员工,所以必须控制成本。总结下来,我们做低成本、可普及的L4级别的室内无人驾驶。


我们想解决什么问题?我们要部分替代人力,而不是全部。替代什么人力呢?商业服务环节中简单的、重复的、高频次的跑腿活,也就是运动的问题。怎么替代呢?我们针对不同的服务型场景做了一些不同的机器人相关解决方案,差异化地满足每个服务场景对机器人的特殊要求。


服务机器人,我们做了三个版本的迭代。第一代,我们解决了可靠性问题,以及场景适应性问题。机器人能够长时间稳定运行其实是很困难,早十点到晚十点,运营一年、两年、三年对它的可靠性要求完全不同;另外,有些细节问题要去现场才会发现,不到真实环境中,你就不知道这个环境什么样。第二代,我们解决了定位导航问题,做了商业性定位导航。第三代,也就是目前这代,我们解决了成本控制的问题。


对行业的看法


机器人行业目前最大的矛盾,是消费者对机器人过高的期望与现阶段过低的机器人技术水平的矛盾。所以,我们觉得在现阶段整体人工智能技术水平比较低的情况下,可能机器人首先作为一个工具更可能普及。


机器人市场现在和以前到底有什么不同?首先,生产成本下降了。很多核心器件,比如激光雷达、深度视觉、机电系统,都走向低成本方向。其次,市场初期教育完成。一部分老百姓有意识,觉得自己可以用机器人了,这一点非常难得,决定着最终市场有多少机会,资本加速和政府支持也加速了机器人行业的发展。


机器人发展,我们认为器件早于整机。移动互联网更多是商业模式驱动,但机器人更多是技术驱动,因为这个行业太早期。现阶段往往是在解决有没有的问题,甚至都没有到解决好不好的问题。


机器人发展,我们认为to B早于toC。B类市场远远小于C类,但相对而言需求更明确,市场接受度更高,对技术和成本要求也没那么高。C类也有很多机会,首先扫地机器人是很大一部分,小米进入市场后,预计明年中各家激光扫地机都会出现。扫地机将会出现从无导航向有导航的一个变革,就像当年手机从功能机变成智能机,这个变革是不可逆的趋势。时事出英雄,变革当中自然会有机会。


语音助手领域也存在机会,例如echo类的产品,但语言助手类产品的生态环境很重要,要看能否有生态来支持它。另外优秀IP的娱乐机器人有机会,机器人最终走向泛娱乐化,最终销售比较好往往不是因为它是机器人,而是因为其IP的娱乐属性,例如小飞侠机器人。


擎朗做机器人的一些想法


做机器人是一个原创新品类市场的过程。一般来说,市场最开始的创新者能占领的市场只有2.5%,然后到一个拐点迎来早期采用者,随之高速发展成为主流品类。以扫地机器人为例,第一款扫地机并不是iRobot发明的,而是在1996年伊莱克斯提出来,2000年左右发布的,叫做三叶虫扫地机器人。当时一台三叶虫在中国价格大概三万人民币,后来销售业绩不好,伊莱克斯就把整个扫地机器人团队砍掉了,所以后期扫地机器人兴起的时候伊莱克斯也没有机会了。这就是典型案例,作为创新者没能够坚持,机会来的时候也抓不住。


后来2002年达到拐点,irobot推出Roomba扫地机器人,其技术更成熟,成本控制更好,iRobot迎来了爆发,转变为早期采用者,并直到今天成为行业领导者。

 

那么哪里是拐点?拐点与技术成熟度成正比,与成本成反比。拐点的商业的本质是等价交换,能不能普及取决于提供的价值能否能高于它的价格。一旦价值超越价格,就达到拐点,市场就有可能快速增长。


我们把前期这段路比作创新者必须经过的一条孤独的长长的隧道,当创新者走过这样一条很长的隧道的时候,就会成为这个领域的领先者。当然,你可以选择做跟随者,但跟随者的问题就要面对创新者的壁垒。擎朗团队做机器人十几年,做公司六年多,就是在走过这段隧道,希望能成为这个领域的领导者。擎朗作为创新者,唯有坚持。

 

分享到: